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邓小平南方谈话与邓小平理论体系的形成

日期:2006-12-26  来源:
  邓小平理论是当代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发展的新阶段。它是在和平与发展成为时代主题的历史条件下,在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实践过程中,在总结我国社会主义胜利和挫折的历史经验的基础上,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直到十四大历经十四年时间得以不断丰富完善并逐步走向成熟、形成体系的。它贯通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等领域,涵盖经济、政治、科技、教育、文化、民族、军事、外交、统一战线、党的建设等方面比较完备的科学体系。在这个形成与发展的过程,其中1992年初邓小平南方谈话对推动这个理论体系的形成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与作用,以此为标志,邓小平理论便走向成熟,发展到一个新的更高阶段。

 

  邓小平南方谈话是在邓小平理论形成轮廓并逐步走向形成体系的过程中以及在国内外政治风波经受严峻考验的历史背景之下发表的,对于推动邓小平理论体系的形成具有重大的意义。

  任何思想体系都有一个形成和发展过程,邓小平理论也经历了一个产生、形成和发展完善不断深化的过程。它大致经历了形成主题、形成轮廓和形成体系三个阶段。它发轫于1978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29月党的十二大短短几年时间里,是这一理论形成主题的阶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重新确立了党的思想路线、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开始了全面的拨乱反正,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重新回到了科学社会主义轨道,它标志着以邓小平为核心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开始了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艰难探索。

  三中全会以后,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的第二代领导集体围绕着“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个中心和主题进行了一系列论证。19793月,邓小平在党的理论务虚会上所作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报告中强调指出:“过去搞民主革命,要适合中国情况,走毛泽东同志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现在搞建设,也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①为党根据中国国情,确定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指明了正确的方向,提供了科学的思路。19816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标志着党在思想上的拨乱反正已经完成。党在总结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全面阐述了适合我国情况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道路上关于在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以后,党和国家工作的重点必须随主要矛盾的变化而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社会主义经济建设必须从我国国情出发,有步骤、分阶段地实现现代化的目标;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变革和完善必须适应生产力的状况,有利于生产的发展;社会主义必须有高度的精神文明等十条经验。这个概括指明了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要解决的主要矛盾,应遵循的思想路线,社会主义改革的根本目的,社会主义建设的根本任务、外部条件、政治保障等等,从整体上勾勒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大致轮廓。这表明我党对我国社会主义所处的阶段和社会主义发展规律,以及社会主义建设道路的认识已经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为了把我国从传统社会主义模式的困惑中摆脱出来,经过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前后到党的十二大以前这一段的探索与总结,终于在党的十二大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一论断。邓小平在党的第十二大开幕词中说:“我们的现代化建设,必须从中国的实际出发。无论是革命还是建设,都要注意学习和借鉴外国经验。但是,照抄照搬别国经验、别国模式,从来不能得到成功。这方面我们有过不少教训。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同我国的具体实际结合起来,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这就是我们总结长期历史经验得出的基本结论。”②十二大制定了全面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行动纲领,提出了党在新时期的总任务。大会明确把继续推进经济建设作为首要任务,并确定了经济建设的战略目标、战略重点、战略步骤和一系列正确方针。同时,提出了努力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高度的社会主义政治民主的任务。这些理论与任务的提出,适应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面性要求,也表明我们对社会主义的理解更加全面深刻了。这次大会标志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开始产生并形成主题。

  党的十二大以后,随着改革开放事业的全面展开和深入,极大地拓展了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视野,使我们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规律的认识也随着进一步深化,提出了一系列重大理论观点,使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日趋成熟。随着农村改革向城市改革的扩散,198410月,十二届三中全会通过了《关于经济体制的决定》。《决定》在理论上的重大贡献是,突破了把计划经济与商品经济对立起来的传统理论模式,提出了有计划商品经济的体制应当是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的体制。这是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个新发展,为改革奠定了理论基础。

  为了在政治上保证改革开放事业的顺利发展,十二大以后党又提出了一系列两手抓的战略方针。19869月党的十二届六中全会通过的《关于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指导方针的决议》强调了精神文明建设的战略地位,从而确认了它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中作为主要内容之一的重要地位。这表明党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和理论概括又有了重大进展。在邓小平理论的形成过程中,198710月召开的党的十三大占有重要的地位,它标志着这个理论的轮廓基本形成。大会系统地阐述了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和党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并把它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上基本点”;提出了“三步走”的经济发展战略和六条长远指导方针,第一次较为系统地从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等方面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十二个方面的理论观点,这些观点构成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轮廓,初步回答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阶段、任务、动力、条件、布局和国际环境等基本问题,标志着邓小平理论的轮廓基本形成。

  党的十三大以后,邓小平理论又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和完善。1989929,江泽民代表党中央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深刻总结了党领导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40年的经验教训,概括了四个方面的基本结论,还从理论的角度阐述了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密切相关的十个方面的重要问题,这是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一次重要完善和发展。19901230,党的十三届七中全会通过了《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建议》在总结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基本理论、基本实践和基本方法的基础上,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概括为12条指导原则。这12条指导原则比起十三大提出的理论轮廓又进了一步。这标志着我党对邓小平理论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水平。199191,江泽民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进一步从社会形态的角度,从经济、政治、文化三个方面对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理论内容作出新的归纳。这个讲话从更宏观的角度把十三届七中全会提出的12条原则加以提炼、深化和发展,标志着党对邓小平理论的认识更加明确、更加系统化了。

  进入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面临着极为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社会主义的苏联和东欧前社会主义国家红旗落地,党和国家政权改变了颜色。这对中国改革事业的发展,是一种无形的压力,而且国际反动势力把和平演变的矛头指向了中国。这是党和人民不能不引起高度重视的问题。就国内形势而言,1989年的动乱,影响了改革开放事业的顺利发展。一方面,西方一些国家无理地干涉中国的内政,对中国进行所谓经济制裁,造成了国内某些工业部门生产的困难和人民生活的困难。另一方面,党的各级组织和各级领导机关花很大气力进行了“清查”工作。在思想战线上,批判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潮,批判“民主社会主义”,似乎已经是工作的重点。这样造成正常的经济工作受到了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党内外“左”、右倾特别是“左”倾思潮有所抬头,凡事都要问姓“资”还是姓“社”。在这种思潮的影响下,一些人对党的基本路线发生动摇,对改革开放和经济特区成就及发展方向产生怀疑。

  正是在国际国内政治风波经受严峻考验的形势下,邓小平于1992118221巡视南方,发表了重要的南方谈话。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又在总结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党的基本实践和经验的基础上,针对一些时常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重大认识问题,提出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概念。如关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达到共同富裕;关于革命是解放生产力,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关于判断改革开放姓“社”姓“资”的标准,是看其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关于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关于基本路线要管100年,动摇不得;关于计划和市场都是经济手段,不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本质区别,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关于社会主义要赢得与资本主义相比较的优势,必须大胆吸收和借鉴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和外国先进的经营方式、管理方法;关于抓住时机,发展自己,关键是发展经济,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发展才是硬道理;关于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关于社会主义在经历一个较长过程发展后必然取代资本主义是社会历史发展不可逆转的总趋势;等等。

  这些都是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根本问题,从理论上作出的新回答,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新内容,是对马克思主义科学社会主义的新发展。南方谈话是代表邓小平理论走向成熟的集大成之作,为党的十四大报告对体系的新概括奠定了重要的基础。

 

  邓小平理论是邓小平根据和平与发展的时代主题的大背景之下,在社会主义发展到当代呈现出的态势和遇到的矛盾的新情况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勇于探索与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一时代主题而阐发的一系列基本观点,构成一个完整的理论整体,完全具备理论体系所需要的基本要素,所以说,邓小平理论是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

  在邓小平南方谈话发表前夕,邓小平理论已经形成一个轮廓,但尚未形成体系,许多困惑人们思想的问题如什么是社会主义、计划与市场的关系等需要作出回答,还有一些观点需要进一步充实、完善和发展。南方谈话正是明确地回答了这些年来经常困扰和束缚人们思想的许多重大认识问题和理论问题,用新的论断和新的认识进一步丰富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把这一理论整个提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新的高度,是一个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宣言书。概括起来,南方谈话为推动邓小平理论体系形成所作出的贡献主要有:

  第一,把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高度,创立了社会主义本质论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为邓小平理论体系奠定了两大基石,是社会主义理论新的两大突破。

  怎样认识社会主义的本质?这是一个直接关系到社会主义的兴衰成败、社会主义命运的重大问题。邓小平南方谈话中,把他以往对社会主义本质的论述汇总起来,提到规律的高度,作了全面、准确、系统的、总体性的概括,提出社会主义本质论,从最根本、最深刻层次上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概括科学地回答了“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多年来困扰各社会主义国家并为之付出沉重代价的根本性问题,为解决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社会主义本质论的提出是邓小平理论体系形成的关键性标志之一。邓小平理论的主题是回答“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前者决定后者,后者对前者起反作用。改革开放十几年以来,我们党在“怎样建设社会主义”已经形成一系列的理论,但如果在“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关键性认识问题上没有突破,并且不能与“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一系列理论观点构成一个统一理论整体,这个理论就无法形成体系。长期以来,人们只是从特征上认识社会主义。特征着重说明相异性,强调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在制度上的对立与差别,讲究姓社姓资,这是不彻底,不全面的。邓小平从惯定的思维中摆脱出来,深入到本质中去认识界定什么是社会主义,这种新思路,一下子把搞了这么多年社会主义却仍不太清楚的社会主义问题搞清楚了。这一概括,既包括了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问题,又包括了以社会主义生产关系为基础的社会关系问题,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这种概括为坚持、完善和发展公有制指明了正确的方向,同时从根本上解除了把市场经济当作资本主义本质特征的思想束缚,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开了绿灯。社会主义本质论终于解开了困惑人们多年的什么是社会主义这个首要的基本理论问题之结,成为探索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最重大的理论成果之一,是马克思主义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一次历史性突破,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的新贡献。

  长期以来,社会主义国家到底应建立什么样的经济体制的问题,一直是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者们不断思考的重要问题。传统的观点总是把计划经济与社会主义联系起来,把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联系起来,并且以其作为区别两种制度的重要特征之一。但随着改革的深入发展,客观实际需要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然而,实践的经验只有及时总结,上升为科学的理论,才能指导实践正确地发展。由于长期“左”倾思潮的影响和传统观念的束缚,市场经济问题一直是人们争论的焦点。对此,邓小平从实践出发,尊重群众的首创精神,首先在理论上向传统观念进行了挑战。从1985年就开始探讨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的关系,强调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之间不存在根本矛盾,把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结合起来,就更能解放生产力,加速经济的发展。1987年党的十三大提出了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是计划与市场内在统一体制的思想。1990年邓小平再次指出:“我们必须从理论上搞懂,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区分不在于是计划还是市场这样的问题。社会主义也有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也有计划控制。……不要以为搞点市场经济就是资本主义道路,没有那么回事。”①在南方谈话中他明确提出“计划经济不等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也有计划;市场经济不等于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也有市场”。②这就把市场经济与资本主义剥离开来,否定它社会基本制度的属性,强调了市场经济的体制性,对社会主义可不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长期争论不休、不回答又要阻碍我们前进的问题,作了一个清楚、透彻、精辟的总回答,从根本上解除了把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看作属于社会基本制度范畴的思想束缚。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新发展和新贡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的提出,为党的十四大提出我国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提供了的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是邓小平理论体系中的最重要内容之一。

  第二,在理论形成轮廓的基础上进一步给予充实、完善与发展,大大推动了邓小平理论体系的形成。

  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不仅创立了社会主义本质论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而且也为其它理论内涵赋予新的东西,使之更加成熟。关于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方法论方面。围绕“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这个首要的基本的理论问题展开的思想解放运动,必然要涉及到衡量改革开放和其它工作是非得失的根本标准问题。在认识和解决这些问题时,一些人仍习惯于抽象地谈论姓“社”姓“资”。这种思维方式和判断标准妨碍着改革开放的顺利进行。针对这种情况,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尖锐地指出:“改革开放迈不开步子,不敢闯,说来说去就是怕资本主义的东西多了,走了资本主义的道路。要害是姓‘资’还是姓‘社’”。为此,邓小平指出,衡量改革开放和其它工作是非得失的根本标准“该主要看是否有利于发展社会主义社会的生产力,是否有利于增强社会主义国家的综合国力,是否有利于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①即“三个有利于”的判断标准。它是实践标准在社会领域的深化和具体化,是真理和价值相统一的标准,是检验改革开放及其决策和措施正确与否的试金石。

  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发展论方面,邓小平作了极大的发挥。在发展动力上,他继承了毛泽东关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思想,对这两对矛盾表现在什么地方,通过什么方式去解决作出明确的回答。他提出“改革也是解放生产力”的思想,即要通过改革去解决不适合生产力发展要求的生产关系、经济体制与上层建筑的某些环节,推动社会主义不断前进。这就真正找到了推动社会主义社会前进的动力。发展机遇上,邓小平认为,能否抓住历史机遇,是事关我国实现现代化、跻身世界强国行列的根本战略性问题。机遇瞬息万变,必须善于发现和捕捉机遇。“能发展就不要阻挡,……要抓住机会,现在就是好机会。我就担心丧失机会。不抓呀,看到的机会就丢掉了,时间一晃就过去了。”②为了完成“三步走”战略目标和步骤,邓小平提出了“台阶式”发展的思想,即抓住时机,争取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又比较好的阶段,每隔几年上一个台阶。他明确指出:“从我们自己这些年的经验来看,经济发展隔几年上一个台阶,是能够办得到的”。③“我国的经济发展,总要力争隔几年上一个台阶。”④“在今后的现代化建设长过程中,出现若干个发展速度比较快、效益比较好的阶段,是必要的,也是能够办到的。我们就是要有这个雄心壮志”。⑤对发展的速度他叮嘱:“你们要搞快一点!”⑥他对沿海经济发达地区提出更高的要求,他一再强调,“有条件的地方要尽可能搞快点”,“比如广东,要上几个台阶,力争用二十年的时间赶上亚洲‘四小龙’。比如江苏等发展比较好的地区,就应该比全国平均速度快。又比如上海,目前完全有条件搞得更快一点。”⑦这样才能不失机遇赶超发达国家,使中华民族屹立于世界强国之林。为了实现上述目标,他指出,必须依靠科技和教育,实施科教兴国战略,面对世界科学技术发展迅猛的严峻挑战,他希望在“高新科技领域,中国也要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⑧这些新的提法,大大丰富了社会主义发展论的具体内容,使我们充分认识到只有“发展才是硬道理。”⑨关于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论,他也在谈话中作了深化发展。作为国体的人民民主专政反映了我国国家政权的民主性质和我国社会发展的历史趋势,在今后相当长的历史时期,还必须坚持和加强人民民主专政,决不能削弱和放弃它。“依靠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制度,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运用人民民主专政的力量,巩固人民的政权,是正义的事情,没有什么输理的地方。”①它表达了党对新的历史条件下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意义的新认识。关于社会主义精神建设论也有些新的提法,如只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有很高的发展,算够格的社会主义。他在谈到广东20年赶上亚洲“四小龙”时明确指出:“不仅经济要上去,社会秩序、社会风气也要搞好,两个文明建设都要超过他们,这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②为加强廉政建设,他指出:“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腐败。对干部和共产党员来说,廉政建设要作为大事来抓。还是要靠法制,搞法制靠得住些。”③

  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论方面,邓小平在南方谈话中作了进一步的具体阐述。党的基本路线是关系全局、指导全局、决定全局的大政方针,是实现社会主义根本任务的实践纲领。邓小平进一步郑重地提出“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动摇不得”④。这里所说的动摇不得,一方面是指基本路线的内容不能改变;另一方面是指要长期坚持,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都要坚持。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组织路线来保证。党的基本路线要通过党的各级组织来贯彻执行。能否长期坚持党的基本路线,关键在于党。邓小平说:“中国要出问题,还是出在共产党内部。对这个问题要清醒,要注意培养人”,“我们说党的基本路线要管一百年,要长治久安,就要靠这一条。真正关系到大局的是这个事”⑤。要坚持好党的基本路线,必须要正确处理好两个基本点的关系,邓小平谈话中提醒大家要注意防止两种错误倾向,“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右和“左”都是对党的基本路线的干扰和背离,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所造成的恶果是一样的。“右可以葬送社会主义,‘左’也可以葬送社会主义。”⑥这些论述,进一步丰富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党的基本路线论,为党的十四大把毫不动摇地坚持党的基本路线正式载入党章提供理论基础。

  还有些理论观点原本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原则,但是邓小平在结合新的实际运用时,作了极大的发挥和丰富,使其具有新的含义。例如社会主义的根本任务是发展生产力;吸收和利用包括资本主义在内的一切先进文明成果来发展社会主义;关于中国的问题关键是把共产党内部搞好;关于不搞争论,大胆地闯的思想等等。

  第三,南方谈话为党的十四大的召开定下了基调,在十四大报告中对体系进行了新的概括,党章还将其确立为全党的指导纲领,这标志着邓小平理论体系正式形成。

  南方谈话发表不久,3月中央政治局召开全体会议,完全赞同邓小平的重要谈话,认为谈话不仅对当前的改革和建设,对开好党的十四大,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作用,而且对整个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接着,党中央和国务院作出关于加快改革开放和经济发展的一系列决定,在全国掀起了新一轮的改革开放热潮。

  党的十四大报告通篇体现了邓小平南方谈话的思想精神,它要求全党和全国各族人民响应南方谈话的精神,进一步解放思想,加快改革开放的新步伐,提出我国经济体改革的目标模式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同时,它还深刻总结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14年来的伟大实践的基本经验,并根据国际上几年来发生的急剧变化和南方谈话的精神,在原有轮廓的基础上又从社会主义的发展道路、发展阶段、根本任务、发展动力、外部条件、政治保证、战略步骤、领导力量、依靠力量和在祖国统一等九个方面概括了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内容,使之构成比较完整的科学体系。这种新概括的特点是,表述得更加全面、系统、严密,分类恰当,逻辑结构合理,语言更精炼准确,层次更高,理论性更强,体现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最新成果,具有更强的时代特征,标志着我党对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建设和发展规律有了突破性认识,达到了又一个新的高度。在这个基础上,报告使用了“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这样一个新的科学定义,确立了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在全党的指导地位,提出了用这个理论来武装全党的战略任务。这次新概括,不但总结了十四年中这个理论的主要发展,特别是反映了邓小平南方谈话对这一理论的最新发展,而且还对这个理论的时代背景、实践基础、历史经验、理论渊源、集体智慧和个人贡献作出了论断。报告对这个理论评价是“第一次比较系统地初步回答了中国这样的经济文化比较落后的国家如何建设,如何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的一系列基本问题,用新的思想、观点,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这句话指的是邓小平理论的创造性和完整性,表明这个理论已经形成一个科学体系,也指出这个理论的成熟程度,说明它开始走向成熟,但还需要继续在实践中经受检验,需要丰富发展,还有待进一步成熟。

  这次大会把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的内容写进党章,表明邓小平理论开始被正式确立为党的指导思想。如果说1945年党的七大召开,确立了毛泽东思想在全党的指导地位标志着毛泽东思想正式形成的话,那么,199210月召开的党的十四大确立了邓小平理论在全党的指导地位则标志着邓小平理论体系的正式形成。

  综上所述,邓小平南方谈话闪耀着马克思主义的光芒,不仅创立了社会主义本质论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论,而且还给体系中的基本内容也补充了新的大量的思想成份,从而把理论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高度,为党的十四大召开奠定了重要的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邓小平理论体系的形成,标志着我党在理论上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践相结合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如果说,毛泽东思想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践相结合的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的话,那么,邓小平理论就是毛泽东思想的继承与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践相结合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实践证明,邓小平理论是指导中国人民在改革开放中胜利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正确理论。在当代中国,只有把马克思主义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结合起来的邓小平理论,而没有别的理论能够解决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问题,它是指引中国社会主义伟大事业走向胜利的伟大旗帜。

注:原文发表于《从邓小平南方谈话到江泽民“七一”讲话—纪念南方谈话10周年理论研讨会论文集》,中央文献出版社。

注:①《邓小平文选》第2卷,第163页。

②同上,第3卷,第23页。

注:①②《邓小平文选》第3卷,分别为第364373页。

注:①②③④⑤⑦⑧⑨《邓小平文选》第3卷,分别为第372375376375377375376378377页。⑥《中国经济特区的建立与发展·深圳卷》,第388页,中共党史出版社。

注:①②③④⑤⑥《邓小平文选》第3卷,分别为第379378379371380375页。

版权所有:深圳市史志办公室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上梅林林丰路2号深圳档案中心B栋4楼
联系我们:0755-88123127 邮箱:szb@sz.gov.cn